放射科報告怎麼打看起來比較不那麼蠢

原始連結:How To Sound Smarter (Or at Least, Avoid Sounding Dumb) (閱讀時間:2 分鐘)

這篇的作者 Eric Postal, MD 提出幾種可能會讓影像科醫師的報告看起來有點蠢的寫法,對於非英語母語的我們可以參考並避免在報告中使用。

  1. The lesion is small in size.
    small 或是 large 本身已經是在描述 size 了,這樣等於是贅詞,另一個類似的情況是 round in shape。不過這樣的贅詞在美國人的日常生活中可能也不少見,例如最後登機廣播會說 “last and final”。而我們日常生活可能會聽到的是「總 total」。

  2. Seen…identified…noted…visualized…
    Postal 醫師也承認,這幾個動詞很難不用上,除非都只寫 sentence fragments (不過我們的 sentence fragments 也會用到的感覺… ^^a),他的論點是,這些詞是描述用五官感覺到的,而放射科醫師實際上不是用五官感覺到的…(其實不太懂他要表達什麼)

  3. A male uterus? A female prostate?
    打錯性別的報告有時候還蠻尷尬的,通常可能會發生在套用通用的 template 後而忘了修改,所以他們公司的報告系統有實作一些偵錯功能,例如性別、左右、metatarsal vs metacarpal。我個人曾經做過性別偵測的部份,這些可能的愚蠢錯誤還是用軟體邏輯來幫忙把關會輕鬆一些。

  4. Pneumonitis of the lungs…scoliosis of the spine…arthritis of the joints…
    也是一種贅詞,當然只有 lung 才會有 pneumonitis 之類的,但個人認為如果加上更 specific 的部位,例如 pneumonitis of the right upper lung 或許就不會有這樣的困擾。印象中沒看過有人這樣打,不過有一個說法在我們這裡倒是蠻常見的:“liver cirrhosis”。

  5. As described…please see above…discussed in body of report, etc.
    Postal 醫師認為不要在 impression 用這些詞,越用越習慣後就懶得下結論了,而且有些臨床醫師即使看到這句,還是不會去看 findings 在寫什麼… XD

正職是放射診斷科的醫師,喜歡玩電腦或被電腦耍,手邊有幾台慢慢被時代遺忘的底片相機,總愛邊出遊邊透過鏡頭看世界,也對追求音樂、藝術一類美的事物充滿熱情

蔡依達

正職是放射診斷科的醫師,喜歡玩電腦或被電腦耍,手邊有幾台慢慢被時代遺忘的底片相機,總愛邊出遊邊透過鏡頭看世界,也對追求音樂、藝術一類美的事物充滿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