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建議 Follow-up 的放射科報告後來怎麼了?

原始論文:The fate of radiology report recommendations at a pediatric

如果有在看放射科報告的人應該都會注意到時常會有 “Suggest follow-up.” 之類的字句,這些報告真的有被 follow-up 嗎?一個 Johns Hopkins 的研究,他們分析了 453 份在 impression 欄位中有 “recommend” 的報告,發現有 69% 的建議有被執行,執行比例以急診病患最高,而和有沒有口頭問片、如何 follow-up 等等無關。換句話說,有將近三分之一是沒有執行的,最常被忽略的是門診病患。

他們把 recommendation type 分成以下幾個類別,及其執行率:

Type Done Not Done Execute Rate
Follow-up (time-specific). Same modality 31 19 62%
Follow-up (general). Same modality 48 24 67%
Follow-up as clinically indicated., Same modality 7 0 100%
Other imaging exam or view 105 51 67%
Action (line/tube reposition) 43 14 77%
Attention on follow-up 17 11 61%
Clinical, physical or lab correlation 52 19 73%
Subspecialty consultation 10 2 83%

他們調查的幾個數據可以參考看看:

  1. 總共 11751 份報告裡有 526 (4.5%) 份有 “recommend” (感覺好像偏低?)
  2. 69% 有執行 recommendation, 31% 沒有,沒有執行的裡面有 14% 在病歷裡有感謝放射科給建議 (這樣也爽?)
  3. Recommendation compliance 只和 急診 / 住院 / 門診 有關 (急 > 住 > 門),而有沒有口頭問報告、是不是建議改照其他影像、建議影像追蹤或其他處置、建議語氣的強調程度…都無關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他們是一家兒童醫院,這些報告病患的平均年齡只有 5 歲,在成人的醫療環境裡可能不見得適用。

文章裡提到的其他資訊:

  1. ACR guidelines 建議如果需要 follow-up 相同或做不同的檢查來更確認診斷,應該要在 impression 段落提出 recommendation
  2. 如果是合適的建議,其實大部份的臨床醫師也是蠻喜歡的 (重點應該是其建議要 appropriate,但實際上…)
  3. 一般來說,在 a) 老人; b) 有 positive finding; c) 急診病患,報告比較容易會有 recommendation,另外年輕醫師打的報告也比較容易有建議 (怕出事?)
  4. 其他研究數據顯示,有 recommendation 的報告大約佔 8–37%
  5. 如果有給建議,臨床也比較傾向做些什麼 (臨床:既然你都說了我就照做,責任在你?)
  6. 如果要給建議,一般認為用語的強烈程度是:“recommend” > “advise” > “consider” > “follow-up as clinically indicated” (對非英語母語的我們也可以參考用一下,不要每次都 suggest…)

這個研究有一些限制是

  1. 上面提過的兒童醫院病患族群不見得適用成人
  2. 放射科的建議到底是對是錯並沒有去細究
  3. 沒有考量是不是有經濟或保險的因素在裡面
  4. 沒有調查臨床醫師的回饋意見,說不定他們根本覺得你在亂建議(有時候連自己人都覺得了…=.=)
  5. 後來如果在其他地方 follow-up 的就沒算到

因為沒有調查臨床醫師的意見,所以也無法確認他們後續的處置,不論是進一步診斷和治療,究竟是不是因為給了建議而去執行的,不負責任的推測,台灣有很多地方可能是沒在看放射科的報告,後續的處置也是臨床自己評估,根本不是聽你建議,把所有功勞歸到放射科「有給建議」,會不會太自抬身價了?不過近年來放射科的發展趨勢是要走向臨床,可能要藉著給建議讓自己更靠近一步吧!

就我個人而言,我認為給「進一步診斷所需的影像檢查」建議是合適的,但我不是很喜歡在報告裡寫出「針對治療」的建議,像是在對臨床下指導棋,但是實際上放射科根本連病人都沒接觸到。另一點是,不是自己能提供的醫療服務不亂建議,難道看到一個 tumor 就直接建議他 surgery?外科應該會心想:「不然你自己來開」吧!

我個人也不太喜歡 “Suggest (image) follow-up.” 一個 pneumonia / pulmonary edema 的病人臨床不知道要 follow-up? 一個 cancer patient 臨床不知道要 follow-up? 這種類似贅字的東西寫了做什麼?

有一個常用,但好像也有點廢話的是 “Suggest clinical correlation.” 這根本是寫給自己看的吧!臨床不知道 clinical correlation 那要做什麼?當然有時候檢查單上給的資訊不夠,不那麼確定診斷是偏哪個方向時,也只好拿這句出來塘塞了。

正職是放射診斷科的醫師,喜歡玩電腦或被電腦耍,手邊有幾台慢慢被時代遺忘的底片相機,總愛邊出遊邊透過鏡頭看世界,也對追求音樂、藝術一類美的事物充滿熱情

蔡依達

正職是放射診斷科的醫師,喜歡玩電腦或被電腦耍,手邊有幾台慢慢被時代遺忘的底片相機,總愛邊出遊邊透過鏡頭看世界,也對追求音樂、藝術一類美的事物充滿熱情